<p id="r3xbb"></p>
    <var id="r3xbb"><big id="r3xbb"></big></var>

    <b id="r3xbb"></b>

    <sub id="r3xbb"><thead id="r3xbb"><meter id="r3xbb"></meter></thead></sub>

      <output id="r3xbb"></output>

            傳承紅色基因 爭當紅巖先鋒|92年前,為何以合川為中心建立五縣行動委員會

            2023-05-17 11:30   來源:合川區融媒體中心


            編者按

            為貫徹落實黨的二十大精神,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汲取奮進力量,區委史志研究中心、區融媒體中心聯合開設“傳承紅色基因、爭當紅巖先鋒”欄目,以連載形式,宣傳合川黨史,講好合川故事。


            1930年8月,中共四川省行動委員會按駐防部隊的防區范圍,建立了以合川為中心的合川、武勝、銅梁、大足、璧山五縣行動委員會(簡稱合武行委)。其后,合武行委在合川組織發動了獅灘農民暴動和三次士兵暴動。

            為何以合川為中心建立合武行委?這與當時中共黨組織的部署以及國民革命軍第28軍第3師陳書農部駐地密切相關。

            背景  

            1930年2月,中共中央在共產國際影響下發出第七十號通告,要求各地組織工人政治罷工、地方暴動和兵變,并集中紅軍進攻大城市,“推翻國民黨統治,以建立蘇維埃政權”。5月,隨著蔣介石與閻錫山、馮玉祥等軍閥之間爆發中原大戰,實際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宣傳部部長李立三等認為,革命形勢已在全國成熟,便于6月9日至11日在上海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

            會議通過由李立三起草的《目前政治任務的決議》(即《新的革命高潮與一省或幾省首先勝利》),制定了以武漢為中心的全國中心城市起義和集中全國紅軍攻打中心城市的冒險計劃。至此,李立三“左”傾冒險錯誤在黨中央取得了統治地位。

            6月中旬,受中共中央派遣,余乃文到達重慶,任四川省委常委、軍委書記。余乃文向四川省委傳達了中央政治局會議作出的路線和策略:組織政治罷工,組織地方暴動,組織兵變,擴大紅軍、組織紅軍。李立三“左”傾冒險錯誤開始在四川貫徹執行。

            7月,四川省軍委在江津召開全川軍支聯席會議,余乃文出席并傳達中央和省委的決議。會議討論了省委政治報告和軍運報告以及士兵暴動、建立蘇維埃、擴大紅軍等問題,決定將全川劃為5個軍區,組織17路紅軍,各路隊伍限在三個月內發動起義,形成全川“革命的巨潮”,以配合全國紅軍集中進攻武漢。

            8月,四川省委在重慶召開擴大會議,決定將黨、團、工會組織合并為各級行動委員會,以便領導各地武裝斗爭。為適應地方暴動的需要,中共四川省行動委員會建立了合川、武勝、銅梁、大足、璧山五縣行動委員會,統一領導五縣駐軍兵變和農民暴動。同時,成立四川工農紅軍第七路軍總指揮部,趙伯先任四川工農紅軍第七路軍總指揮部政治部主任兼合武行委主席,李璧澄任四川工農紅軍第七路軍前委書記兼合川行委主席,總指揮部設在合川縣城紫金巷康家院內。

            緣由  

            由于合川是國民革命軍第28軍第3師陳書農師部所在地,鄰近的武勝、銅梁、大足、璧山是陳書農部駐防區,合武行委以合川為中心建立。四川省行委把合川作為武裝暴動的重點,主要有兩個原因:黨在3師和合川地方均有一定基礎;為了組織紅軍就近順嘉陵江而下,會師重慶,進攻武漢。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3師師長陳書農在大革命潮流的沖擊下,在部隊成立了政治部。受中共重慶地委派遣,劉愿庵、陳毅先后在3師政治部任宣傳科長和組織科長,開展兵運工作,領導合川地方黨組織。

            1926年12月底,陳毅(時名陳仲弘)不僅就任3師政治部組織科長,還在該部軍事教育團教政治課。他向學員大講革命道理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啟發學員覺悟;同時,在軍隊中發展黨員,建立黨組織,并革新政治部主辦的進步刊物《武力與民眾》,制造反帝、反封建、反軍閥的革命輿論。

            1927年3月12日,孫中山逝世兩周年紀念大會在合川瑞山公園舉行,陳毅發表公開講演,號召廣大群眾努力實現孫中山先生的遺囑,執行三大政策,打倒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受到與會群眾的熱烈歡迎。

            三三一慘案發生后,陳毅被迫離開合川。他在合川的革命活動,為后來組織發動兵變奠定了思想基礎和組織基礎,對合川的工運、農運、學運產生了深遠影響。

            1929年7月,曠繼勛率部在遂(寧)蓬(溪)起義失敗后,中共四川省委將參加了遂(寧)蓬(溪)起義的李璧澄、唐促征等十余人先后撤到合川。隨后,又派曾海元(本名張守恒)、李坤杰、鄭佑之到合川開展軍運工作,派合川縣國民師范學校校長黃肇紀開展學運、配合軍運,為武裝暴動作準備。

            1930年春,合川共有中共黨員100余人。軍隊中建有軍官黨支部,城區有合陽區黨支部,縣國民師范學校、合川女中、天健體專、渭溪復興小學也都有黨、團組織。此外,中共黨組織在獅灘場建立了區委,在大沔、小沔、獅灘、渭溪、慶合、石龍等鄉建立了支部。黨的外圍組織農協會、突擊隊、救護隊、兒童團、學生會、士兵委員會等,也散布在城鄉各地。到當年6月,合川農村、工礦區、學校已陸續建立起黨的組織,全縣共有黨員280人。

            兵暴  

            1930年8月上中旬,中共四川省行動委員會派羅世文、李鳴珂等到合川巡視,要求合川立即組織士兵暴動。為此,中共合川縣行動委員會成立了軍運特委會。

            合武行委成立后,四川省行動委員會決定首先在合川發動兵暴,建立合川蘇維埃政權。根據上級要求,結合軍運情報,合武行委將兵暴地點選在合川較場壩新營房、純陽山、云門鎮、雙鳳場4個駐兵處,以新營房的5旅2團為重點。由于云門鎮和較場壩新營房兩處駐軍條件成熟,合武行委決定率先在云門鎮發動兵暴。

            為配合士兵暴動,轉移駐防軍閥的視線,8月20日晚,中共獅灘區委組織400名農會會員,組成四川工農紅軍第七路軍合武縱隊合川支隊獅灘大隊,手持大刀、土槍、長矛,佩戴紅色袖章,在獅灘場舉行農民暴動。暴動隊伍兵分兩路,第一路由區委書記秦槐率領200余人,攻打國民黨合川聯防團團總王止敬與國民黨區長李君博兩家住宅葛家巖山寨;第二路由趙啟民率領100余人,攻打白沙場大地主李秉奎的莊園長生寨。

            第一路到達葛家巖時,先割斷寨內與合川縣城間聯絡的電話線,然后搭竹梯向寨墻攀登,按聯絡信號,亮起火光。但遲遲未見寨內接應信號,且寨門緊閉,大家感到事情不妙,立即撤退,準備第二晚行動。第二路到達長生寨后,寨門同樣緊閉。由于李秉奎家養有家丁,備有長、短槍支,手持刀、土槍、長矛的農會會員不敢硬攻。加之河對面攻打葛家巖的戰斗未打響,第二路人馬只好撤回。

            獅灘農暴失敗后,合武行委決定于8月23日在陳書農部駐云門鎮的15混成旅第3團組織士兵暴動。計劃趁團部給1營長祝壽,士兵于當晚里應外合,殺死聚集在酒席上的軍官后,拉出部隊,打出紅軍旗幟。但因叛徒告密,當天中午,團部就勒令士兵將武器全部入庫,并加強營門警衛,不許自由出入。到晚上,負責發送信號的戴力、前去接應的鄧福全相繼被捕,慘遭殺害。

            8月24日,合武行委又組織駐扎在較場壩新營房的士兵暴動。計劃分布在南津街、北門外、塔耳門3個營的破壞隊割斷電線,以深夜統一熄滅燈火為信號,殺死軍官,舉行起義。由于參加暴動的士兵大多是新兵,缺乏戰斗經驗,臨戰神色緊張,當晚喁喁私語、睡臥不安,引起值日連長懷疑。連長對士兵加強了控制,致使應率先行動的第3營遲遲沒能行動。第1、第2營未得信號,也不敢貿然起事。

            9月1日,合武行委再次研究決定,在較場壩新營房發動第二次兵暴。此次暴動由行委主席趙伯先親自指揮,從組織上、力量上都做了充分準備。指揮部設在小南門河邊一只船上,趙伯先、李璧澄、黃肇紀參加了指揮部的工作。為加強力量,又從合川縣國民師范學校抽調黃鴻猷、戴裕良等5名黨團員,從銅梁調來易文斐,從獅灘區委調來秦友石、秦槐等10余人。其中,獅灘區委人員主要負責在純陽山、北門朱家巷、蘇家街衙門口、小南門等處放火舉號和散發傳單等。

            按照計劃,合武行委派人將300多把匕首運到新營房,發給士兵。一旦得到起義信號,新營房士兵每三人一組,持匕首殺死守護武器庫的衛兵和軍官,運出武器,與外來接應人員配合,占領新營房,然后攻打師部。不料,當晚行委派去做內應的張也南準備到營門口鳴槍發送信號時,湊巧碰到巡查的值班官。張因驚慌失措而暴露,參加兵變的人員名單被當場搜出。值班官隨即派兵搜查營房,又搜出匕首。陳書農聞報,即令全城戒嚴,捉拿“異黨”。

            由于鳴槍信號落空,去純陽山制高點組織暴動的唐促征、秦友石,久等未聞新營房的槍聲,便派人在山上放火。剛點燃茅廁,士兵見起火,立刻前去撲滅。滅火時,他們發現了宣傳兵暴的印刷品,即向師部報告。城防司令部聞訊,出動部隊包圍純陽山,大肆搜查。正在純陽山下朱家巷一帶準備放火為號的秦槐、秦本固、劉登奎等人,在戒嚴中被捕。

            第二天清晨,趙伯先、李璧澄等得到“新營房失敗,張也南被抓”的消息,只得乘船離開合川轉移至重慶。

            教訓  

            在合川舉行幾次兵暴后,中共四川省行動委員會認為駐軍中黨的組織未遭大破壞,有繼續發動兵暴的條件。1930年12月,省委先后派曾海元、鄧止戈、何志華、梁佐華等到合川清理組織、開展兵運,打算在條件成熟時組織兵暴。

            曾海元、何志華等借補充新兵的機會,進入新營房機槍連和通訊連當兵,暗中清理組織,重建軍支。不久,因叛徒出賣,縣委機關被抄,何志華被捕,鄧止戈、鄭佑之等撤往重慶。合川的最后一次兵暴在孕育中流產。

            合川的幾次暴動,由于指導思想錯誤、主客觀條件不成熟、發動不充分、組織不嚴密、缺乏上層統戰工作、敵強我弱等原因,都以失敗而告終。然而,中共四川省行動委員會認為,合川暴動失敗的主要原因是合武行委和合川行委領導人的右傾取消主義觀念所致,因此處分了趙伯先和李璧澄。但究其根本,是李立三“左”傾冒險錯誤的推行,導致暴動失敗。

            1930年11月,中央糾正李立三“左”傾冒險錯誤,撤銷中共四川省行委,恢復中共四川省委。12月,根據省委指示,合武行委被撤銷。

            從1928年醞釀策劃兵暴,到1930年幾次暴動失敗,先后有共產黨員和革命骨干20多人犧牲、70多人被捕,使合川積蓄的革命力量和合川地方黨組織遭受嚴重損失。合川兵暴雖然失敗,但震動了四川軍閥,為后來的武裝斗爭、改造舊軍隊、建立革命政權提供了經驗教訓。


            素材來源:區委史志研究中心

            編輯:蒲婭娜(今日合川網)

            更多合川資訊,請掃描下方二維碼

            (如果你有感人事、煩心事、新鮮事,關注“今日合川”客戶端,點擊政務問政平臺爆料與分享)